存档

文章标签 ‘随感’

由《商海通牒(Margin Call)》所想到的

2012年2月17日 sigma 5 条评论 5,619 views

上周末,看了关于华尔街,关于金融的电影《Margin Call》,中译《商海通牒》,又译《孖展风云(港)》 /《 黑心交易员的告白(台)》 / 《利益召唤》。这部电影个人感觉还不错,大致讲了在08年金融危机来临之前的华尔街,一个金融巨鳄是如何陷入危机,并转嫁危机的,从而对整个金融业造成更大动荡,看完以后对金融游戏有些了解(其实我虽然我从没想过涉足金融领域,但对金融还是有兴趣的,毕竟其已经深刻的影响我们的生活)。在这里,我不想介绍其具体介绍或剧情,有需要的可以看豆瓣电影的相关词条。其实这部电影对我印象最深的是一段对白,在这里分享下:

你知道吗,我以前造过座桥,我以前是个工程师。
这桥连接俄亥俄的多士巴和西维吉尼亚的玛瑟夫,在俄亥俄州河面上横跨912英尺[约277米]。
每天有一万两千一百人通过这桥,把从惠灵到新马顿赛的单程距离缩短了三十五英里;
一天总共是八十四万七千英里;
一个月两千五百四十一万英里;
一年 三亿四百九十二万英里就这么节省下来了。
那桥是我在1986年完成的,
就是二十二年前从桥建成以后算起,总共节省了六十七亿八百二十四万英里的车程。
时速呢,就算五十英里每小时吧,那就是一亿三千四百十六万四千八百小时,
也就是五十五万九千零二十天。
这么一座小桥,让这两个社区的居民总共节省了一千五百三十一年,不用浪费在车厢里。
一千五百三十一年啊!老天啊!

阅读全文…

终于开始忙起来了

2011年3月9日 sigma 12 条评论 8,634 views

之前一段时间,一直很闲,一直很无聊,无聊带来不了任何有用的东西,除了证明我是个人以外(罗素貌似说过:“人和动物的区别就是人懂得无聊”)。

但是,上周开始,貌似开始忙起来了,虽然工程已经差不多可以撇下了。但一堆paper等东西压得喘不过气来。

现在手头就有三个任务,第一个,找至少20篇关于xxxx的paper,写个xxxx综述,算是对某个方向的调研。第二个,把之前做的xxxx东西写个xxxx专利。第三个,结合之前的工程,看能不能写个xxxx的paper。这三个任务尽量要快点完成。

现在基本能够每天8点多就起来了,生物钟也在慢慢调整,嗯,稍微充实点了,但是,貌似花在网络上的时间还是不少,比如说reader,newsmth。gmail也应该不用刷那么频繁的。

附上今天上网时间分布图,一周以后有空再和这图进行比较比较,看能否有改进。

分类: life, 随感 标签: , ,

字如其人

2010年11月2日 sigma 没有评论 4,627 views

今天看了李政道为南方科大题写校名的新闻,感觉李政道先生写的字还很不错,好奇的搜了一下杨振宁的题词,一看,果然惨不忍睹,又是童体字。哎,真是字如其人啊。。。

附图:

杨振宁的题词,来源:中关村中学(感概一下,当年中关村中学还叫科大附中,现在不仅和科大一点关系都没了,和科院的貌似也没什么关系了,这也算是科大没落的一个见证吧)

李政道的题词:

 

分类: life, 随感 标签: , , ,

Feeling Words

2010年10月13日 sigma 没有评论 3,027 views

开文一篇,用于记载一些平时看到,感觉挺有道理的话:

Most important, have the courage to follow your heart and intuition.

–Steve Jobs Stanford Commencement Speech 2005

Don’t let the noise of others’ opinions drown out your own inner voice.

–Steve Jobs Stanford Commencement Speech 2005

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

– 阿桑《叶子》

孤独是人的宿命,它基于这样一个事实:我们每个人都是这世界上一个旋生旋灭的偶然存在,从无中来,又要回到无中去,没有任何人任何事情能够改变我们的这个命运。

– 周国平《爱与孤独》

下君尽己之能,中君尽人之力,上君尽人之智

–《孙子兵法》

没有比漫无目的地徘徊更令人无法忍受的了

– 荷马史诗《奥德赛》

等待是最漫长的绝望,绝望是最完美地等待

–未知来源

Do have a faith in what you’re doing

–未知来源

萧伯纳说:“人生有两带悲剧,一是没有得到你心爱的东西,另一是得到了你心爱的东西。”
我曾经深以为然,并且佩服他把人生的可悲境遇表述得如此轻松俏皮。但仔细玩味,发现这话的立足点仍是占有,所以才会有占有欲未得满足的痛苦和已得满足的无聊这双重悲剧。如果把立足点移到创造上,以审美的眼光看人生,我们岂不可以反其意而说:人生有两大快乐,一是没有得到你心爱的东西,于是你可以去品味和体验?

–周国平

我很敏捷,我是网上的蜘蛛;我很茫然,我是网中的猎物。

–来自网络

more adding…

分类: life, 随感 标签: ,

组会随感

2010年10月13日 sigma 4 条评论 3,816 views

今天下午开例会,在讨论中,感觉受益匪浅,自己也有一些体会,写日志一篇mark之。

1.关于选题:

计算机作为一门工程学科,选题其实最大的来源还是工程实践,也就是工程中碰到的一些问题。但是,作为学术研究来讲,就需要把工程中的具体问题挖掘出来,形成一类问题,或者说一个问题模型。比如说,我们在芯片设计中会碰到关于两个时钟域的同步问题,也许从工程角度,我们可以找到一个很简单的方法解决,某个时钟域每隔一定时间发送时钟信息给另外一个时钟域;但是,从研究角度,我们就可以对其进行抽象:其实这问题的本质是一个分别分布式系统的时钟同步问题,这又涉及到了各种情况,节点数的多少,消息传递的延时与误码率,时钟频率是否相同,等各种情况,当我们想到这一层的时候,我们的一个小工程问题就已然变成一类问题或者一个问题模型,其应用领域也大大扩宽。

另外,就是要注重选题对整个学科的意义,这一点对于做理论(发JACM这类的期刊)的尤其重要,比如说上面的时钟问题,其意义就非常重大,现代计算机的任何运算都是通过时钟来同步的,对于分布式系统来说,时钟同步就至关重要。(其实,正如cyj师兄所言,时钟问题在很多领域都是一个大问题,比如说在物理学,把时钟问题搞清楚了,相对论也就出来)。

2.关于问题的切入点

对于大部分问题,其可研究的方面有很多,还是拿上面的时钟同步问题来讲,我们可能关注同步的误差,也可能关注同步时间,对于同步所耗的时间,可以细分为平均同步时间,最优以及最差的同步时间。

由于精力与文章篇幅所限,我们不可能对问题的任何方面都去考虑,任何方面都得到一个最优解。这时候就要求我们要从某一个角度去切入。个人认为,最好的切入点就是该点是一个大家普遍关注的点,并且之前没人做过(别人做过的,去优化,除非有本质的提高,比如O(N)变成O(logN)否则意义都不大),比如说同步时间(之前很多文章都是对误差进行讨论)。

当然,切入问题的最高境界就是发现新的问题,新的领域,比如说关系数据库,图灵机模型,不过,这只是天才才能做到,我等庸人不提也罢。

3. 关于问题模型的建立

当问题切入点确定以后,就必须要对所研究的问题进行数学建模,为了简化模型,在对问题结果影响不大的情况下,我们可以在模型中舍弃一些次要参数。

有时候,即使对某些参数进行了舍弃,模型可能还太复杂,这时候我们可以考虑对模型中的某些参数进行限定。而这种限定有的不会减少模型的适用性,有的则会。

还有一个方面的考虑就是纯功利性的,那就是为了使我们所用的算法的结果更好,更有震撼力,从而文章更容易发表,也需要对某些参数进行限定(也许以后的优化工作就可以集中于减少这种限定)。

4. 关于结果的展示

当问题模型建立好后,并且我们采用了某种算法进行解决后,就需要展示结果了。

首先,展示的方式,对于理论问题,则往往只需要理论计算和证明;而对于工程问题,最重要的是试验结果(虽然很多实验结果都是在特定参数呈现的),当然,有理论支持更好。

实验结果展示的另一个方面,就是对比,要是前人有做过类似工作,就必须和前人比,尽管可能其切入点不一样。倘若没有前人做过,就必须找一种比较容易想到的算法进行比较。

That’s all~

 

btw:小记一下今天看到的雷事:

今天在未名空间看到一个新闻,讲的是我D的记者招待会,有以下雷人内容:

记者:  LiuXB妻子LiuXia为何被软禁?
马朝旭:我不认识你提到的这个人,你说的情况我也不了解。
记者:  难道你不知道LiuXB吗?
马朝旭:你刚才说的是他妻子。

我觉得甚雷,于是在oops-tech group 上分享了,谁知道,grapeot速度回复了一条更雷的:

和一个单纯MM聊天

“你知道武藤兰么?”

(MM摇头)“不知道” 
“你知道小泽圆么?” 
(MM摇头)“不知道” 
“那你知道宋慧乔么?” 
(MM大吃一惊)“她也拍那种东西?”

雷事完了,最后说一句,做人莫装纯,装纯遭人轮,人如此。。。

dolphin-crash

分类: study, 随感 标签: ,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