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文章标签 ‘Sigma’

芯片设计中的测试(Test)

2011年2月6日 723 条评论 13,918 views

这几天Intel Sandy Bridge 所用芯片组的缺陷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其比较早的说法如下:

The flaw, which is found in the comany’s recently released Intel 6-series “Cougar Point” chipset, could cause the Serial-ATA(SATA) ports within the chipset to degrade over time, according to Intel. This could potentially affect the performance or functionality of any hard drive, DVD drive, and other device connected to the SATA port.

上文的大概意思是Intel确认了其6系列(学名“Cougar Point”?)的芯片组存在缺陷。会导致SATA接口老化,会影响所有的SATA设备,如硬盘,DVD等。

作为一个以后很可能在芯片领域混的码农,对这件事还是比较关注的,但是,貌似具体的技术细节没有透露(当然,也可能是因为我搜索能力不行),但可以肯定的是,除了设计者外,测试者的责任最大。因此,在这里,顺便谈谈芯片中的测试:

在现代的芯片设计中,质量保证(Qualification assurance,QA)的两个重要环节是验证和测试,验证一般和设计同步进行,并且一般是硅前的。而测试,往往是硅后的,是工程样片回来后进行的,是芯片投入市场-量产前的最后一道QA程序。

测试的目的就是保证产品不存在或者尽量少存在缺陷(fault),其基本方法就是通过大量的测试向量来发现缺陷从而进行修复。因此,测试向量的好坏直接关系到测试的质量,评价测试向量的两个主要指标有测试向量的覆盖率(Coverage)以及测试向量的大小。覆盖率直接关系着测试的质量,覆盖率越高,意味着测试越充分,被测物未测出的缺陷越少;测试向量越小,意味着测试所需要的时间越少,从样片到量产的时间越短,对一个商业公司来说,这也是非常重要的,提早一个月发布往往意味着抢占了市场先机。在当今的学术界和工业界,测试向量生成一直是一个热门的话题。

另外一个缩短测试时间的方法是提高测试本身的可测性,包括可控制性和可观测性,这需要额外的可测性设计,具体见之前的可测性设计DFT

庚寅年腊月三十-虎年除夕

2011年2月2日 358 条评论 9,566 views

虎年马上就要过去了,本来想写一篇日志回忆一下这一年的,但是,想到之前在元旦已经写过一篇,感觉也就没有必要了,所以还是算了。所以只随便写写,权以为志,思维跳跃错乱之处,也在所难免。

和往常一样,我是家里最后一个起的,八点多,不过这时间比在学校算是非常早的了。

吃完饭,无聊ing,想看电视,但实在无所可看,只好打开电脑,自己都忘了干了些什么…

貌似今年大家都在为治堵出力,八点多还不到九点就收到了拜年短信,不过一看都是套话,不过心意哥领了,因为大家都不容易,想半天还是那几句。

到了十一点,想到某个在北京的童鞋今天11点多才回家,于是发短信问了下,心里顺便同情下那些除夕才能回家的人们(可以想象除夕路上的车辆之少,车可以一路狂奔,地铁也是空荡荡的,再也不用忍受堵车挤地铁之痛苦,也算一点补偿吧)。

下午,拜年短信开始多了起来,貌似开始出现拥堵现象,并且貌似移动的系统做了些改进,貌似每个人的短信都有个缓冲区,以前可能只要有短信就直接发给接收人,而现在,貌似不是这样的,在一定时间内(貌似就几分钟)的短信貌似会被缓存起来,到了时刻点在一起发出去,这样就经常出现同一时刻收到几条短信,而这几条不是同一时刻发出去的。

另外,感觉飞信拜年的人越来越多了…

晚上,和家人早早的吃完年夜饭,无所事事,只好看电视,等了半天,新闻联播来了,内容大家不看都知道,每年这个时候都是这样,根本不会是新闻。不过,也不错了,毕竟这是我这一年唯一一次完整看完的新闻联播。

之后又熬过了半个小时,传说中的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春晚终于来了,看的感觉是,现在的春晚,除了小品就是魔术,不过魔术还是很不错的…

当看到林志玲都下台了时,我再也找不到继续看下去的理由,于是开始码这篇日志…

嗯,兔年快到了,还是那句老话,大家春节快乐,吃好玩好睡好来年一切都好~

最后感概下,在家没网真郁闷,想发篇日志也要通过手机,现在知道在学校的好了,早上不用早起,网想上就上,不过在家没什么压力,逍遥自在,这点学校就没有了…

分类: life, 随感 标签: , ,

Google 首页的变迁史

2011年1月23日 943 条评论 18,873 views

Google终于换CEO了,这距上次换CEO,已经十年过去了,而距这个网络巨人的创立,也才13年不到。在这13年中,google经历了太多的互联网奇迹,也经历了太多互联网灾难(如网络泡沫)。

今天无聊,去http://web.archive.org看了下google主页的变迁历史,一叶而知秋,从google首页的变迁史中,也可以窥探到google的发展史。下面是首页的一些变化的截图(主要来自webarchive,其中部分由于webarchive上的图片无法显示,来自一篇blog):

最早(1998年)的google,看其中的版权信息,发现还是斯坦福的!!!索引的页面数也很少,才两千多万页。也没有Beta信息,从下面的url可以发现,当年google甚至没有自己的域名,但此时I’m feeling lucky却出现了.

http://web.archive.org/web/19981111183552/google.stanford.edu/

1999年的google,出现了beta字样。

2000年的google,beta已去掉。

2000年的google,推出多语言选项。索引的页面数达到1亿。

2001年的google首页。

2002年的google首页,开始出现涂鸦!

2002年的google推出News搜索的首页。

2004年的首页,上面的Froogle不知道为何物。

2005年。


2009年,一个很简洁的页面!!

更多阅读http://web.archive.org/web/*/http://www.google.com

补充阅读:http://blogoscoped.com/archive/2006-04-21-n63.html

PS:我顺便看了下科大的主页历史,发现竟然有千年虫的问题,显示现在时间是111年1月24号。围观地址:http://web.archive.org/web/19970414092124/http://www.ustc.edu.cn/

分类: IT资讯, 随感 标签: , , , ,

处理器的存储子系统(三)– 页表和TLB

2011年1月22日 599 条评论 26,474 views

之前一时冲动,说要写三篇关于处理器存储系统的文章,之前写过了概述Cache,其实写到后面就不太想写了,但是想到不写岂不自己打自己嘴巴,只好硬着头皮把最后一篇关于页表和TLB的写完。既然是硬着头皮写,其质量也就不敢保证了,有错误也在所难免,各位看官需要自行甄别。

Cache的那篇文章中已经讲到,为了区分不同进程的存储空间,现在多任务的操作系统以及处理器都需要支持虚地址(Virtual Address, VA)实地址(Physical Address, PA)转化,虚实地址转换主要分为两种:

  1. 由于整个系统的进程数不定,每个进程所需要的内存不定,以及进程切换的不确定性,因此,虚实地址转化不能简单的将某个连续大内存块映射到某个进程(Coarse-grained),必须采取更细粒度(Final-grained)的映射,即将一些可能不连续的小内存块(比如4K大小)一起映射到进程,形成一块连续的虚拟地址。为了记录这些映射信息,需要页表(Page)。但是页表的导入引入了新的问题,那就是每次访存变成了两次,一次查询页表,得到物理地址,第二次通过物理地址取数(事实上有办法把这两个过程部分并行起来,详见Cache的那篇)。为了提高查询页表的速度,现在的处理器都为页表做了一个小Cache,叫做旁路转换缓冲(Translation lookaside buffer, TLB)。
  2. 直接映射,比如直接将64位的虚拟地址高位抹去,得到物理地址。这主要用于操作系统启动时的那块内存区域。主要是由于系统刚启动时,第1种转化所需要的页表,TLB没有初始化(页表,TLB其实都是操作系统管理的,倘若还用第一种,就陷入了鸡生蛋,蛋生鸡的死循环了),只能用这种最简单粗暴的办法。
    由于第二种比较简单,在这里主要讲一下第1种虚实地址转化,即通过页表和TLB进行虚实地址转化。
    用固定大小的页(Page)来描述逻辑地址空间,用相同大小的页框(Frame)来描述物理内存空间,由操作系统实现从逻辑页到物理页框的页面映射,同时负责对所有页的管理和进程运行的控制.用页表进行虚实地址转化的基本原理如下图:
     

    首先,用虚地址的高位(叫做虚页号,Virtual Page Num,对应着一个小内存块)查询页表,得到其物理页框(Physical Page Frame)地址,然后用物理页框地址和虚地址的低位(偏移量,Page offset)得到物理地址。其中上面的偏移量决定了每个页表项的大小,在现代通用处理器中,一般为4K。

    理论上,页表里面表项的数目和虚地址的高位数目有关,等于虚地址高位所能表示的最大值。因此,其数目非常可观,为了减少页表大小,出现了多级分页技术。

    当进行虚实地址转化时,查询页表发现页表不在主存,就会出现缺页例外(Page fault)。缺页中断需要操作系统把所需要的页表文件加载入主存,然后继续查询,这会消耗大量时间。

    即使页表在主存中,查询也会消耗大量的时间,因此,利用局部性原理,现代处理器在其内部实现了一个页表的高速缓存,即TLB。当虚实地址转化时,先去TLB中查询页表是否存在,只有不存在时(此时发生TLB miss例外),再去主存中查询,当主存中还没有时,直接去物理存储查询(此时发生缺页例外)。

    现代分页技术中,几个最关键的问题是:

    一是如何提高TLB命中率,一种办法是加大TLB大小,这种办法很好理解,第二种办法是加大页大小,这样同样大小的存储区域所需要的页表数目大大减少,相当与增大了TLB。

二是如何减少缺失的损耗,其中的一种方法是增加一个类似于victim cache的victim TLB。

三是如何让虚实地址转化和访存并行起来,起码和访问Cache并行起来,方法是实现虚地址Cache,详见Cache篇

第四个是如何实现低功耗的TLB,现在有很多解决方案,比如说进行TLB预比较,增加一级TLB等。

关于《社交网络》,关于Geek,关于互联网

2011年1月19日 354 条评论 9,181 views

昨晚花了两个小时看了下《社交网络》(好吧,我承认我是从六维下的盗版),有点感触,mark一下(昨晚看完两点了,所以只好今天补上)。

这篇电影第一感觉就是节奏快,这一点和之前那部《决胜二十一点》很像,尤其是刚开始那段,不知道是马克装,还是真的那样,反正就是说话噼里啪啦,节奏巨快,并且巨跳跃(貌似比我还跳跃,好吧,我承认我在YY)。

《社交网络》讲的几乎就是facebook的发家史,但具体是否符合事实不得而知。在电影中,一个超级Geek–马克,由于不满女友分手,不仅在blog上张口大骂,还决定搞了一个facemesh来报复哈佛所有女生。他成功了,附带把哈佛的校园网搞瘫痪了。他的这次行为引起了一对颇具眼光的双胞胎的注意,他们想请他写个Harvard Connection的网站,他答应了.但是,他却没有照做,而是自己对原来的点子进行改进,进行单干,并且拉了个有钱的室友做合伙人。后来,那网站发展的不错,引起了一个互联网元老肖恩的注意,在肖恩的指导下,他把网站进行了扩张,也是在其怂恿下,他把原来的合伙人,也是唯一的朋友的股份降到了0.03%,之后,迎接着他的是两件事,一件是facebook取得了巨大成功,另外一件是面临两个诉讼,以及失去唯一的朋友,两件诉讼,他通过钱简单的解决了。可是,失去的朋友,以及失去的Erica,却再也找不回来了,尽管其一遍一遍的刷新着网页,奇迹却仍没有出现。

这个故事引起了我一点点思考,具体有以下几点:

  1. 好的产品是什么:那就是迎合客户的需求。从facemesh到facebook,迎合了众多wsn在网上泡妞的需求(校内又何不如此呢)。
  2. 好的产品活下去的条件是什么:在前期,用户很少,为了拉拢用户,为了用户体验,必须烧钱,这叫培养潜在的客户,形成消费习惯(想到京东亏损20亿元的新闻,京东亏损那么多,为什么还有人愿意投钱,那就是看到其培养的用户群)。在后期,必须不断改进体验,添加功能,根据用户反馈改进设计。
  3. Geek,工科男们思想太简单,他们做事很可能很直率,但也有可能不太考虑别人,这样的结果是,容易接受别人的影响(假如他觉得有道理),也容易被别人忽悠;也很容易伤害别人,尽管这是无意的,感觉我其实也是这样的人。
  4. 想起了国内的faceren(现在叫同学网)以及校内网。从faceren的网站名中,和容易看出他是抄袭facebook的。其实我最早接触的是faceren,那时还是06年,我才大一,其两位创始人也是来自哈佛(本科分别来自我科他清),但是,其最终却失败了。感觉主要原因是,和他之前走的“高端”路线有关,在06年,貌似只有国内六所学校,海外高校,以及跨国企业员工能够注册,并且需要学校内的ip或者邮箱。而与其差不多时间的校内,却没有采取如此路线,因此,校内的注册用户很快很大,并且在社会关系群的带领下,这六所学校的人也渐渐注册了校内,校内成功的吧faceren甩在后面。但是,校内创始人清华工科男王兴却没有从校内的巨大成功中获得应有的那一份。由于资金问题,几百万就把校内买了。关于王兴拉资金曾有一个这样的故事,王兴去拉风投,在展示ppt的时候,由于其电脑是linux还是什么原因,搞了半天也没接上投影仪,这让投资者大跌眼镜。
  5. 这条,暂时没想到,异或想到又忘了。。。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